中国竞技体育“熊猫军团”层出不穷

去年的世锦赛铜牌得主中国队,今年却在世锦赛上连遭败绩。成绩下滑之快令人惊叹。CFP供图

曾在北京奥运会上名列第六名的中国女子手球队,未能获得伦敦奥运会参赛资格。CFP供图

北京时间23日上午,2012年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在加拿大莱斯布里奇结束了小组循环赛,中国队在最后一场比赛中以5∶6负于德国队,遭遇本次赛事的第8场失利。至此,11场小组赛战罢,中国队仅赢3场,在12支参赛队中排名倒数第二,中国队不仅未能实现进入4强的预定目标,更创造了世锦赛历史上的最差战绩。

从2005年首次参加世锦赛到现在,中国女子冰壶队的成长轨迹如同一条抛物线,从低点起步,加速向上,而后是震荡下滑。历史上,与中国女子冰壶队有过类似发展经历的中国女子运动队不在少数,因为参与人数少、群众基础差,这些运动队以其参与者在中国的稀有性而被戏称为“熊猫军团”,她们通常都有过优异的世界大赛成绩,也因此受到过社会关注,但最终又免不了走上告别神话、被打回原形的悲情之路。曾经的辉煌对于这些运动项目的长远发展而言,只是暂时的催化剂作用,并不能真正改变它在中国的冷门地位和惨淡处境。这样的故事已经太多,中国女子冰壶队的遭遇只不过是最新的一个。

2008年3月,组建不到4年的中国女子冰壶队就在世锦赛上一举获得亚军。1年后,这支队伍如愿获得世锦赛冠军。中国女子冰壶队创造了新的中国式“神话”,这让冰壶运动群众基础深厚的外国教练和运动员吃惊不小。正像曾执教过中国队的加拿大籍主教练丹尼尔所说,加拿大人根本无法相信,只有几十名冰壶运动员的中国竟然能拿到世界冠军。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作为中国军团潜在优势项目的女子冰壶队,不负众望夺得一枚铜牌,那也是中国冰壶队首次出现在奥运赛场上。

优异的大赛成绩使得冰壶项目在中国很快家喻户晓,中国女队队长王冰玉更是一时间赢得了“生女当如王冰玉”的美誉。

不过,就在中国女子冰壶队一跃成为世界强队的同时,危机已经显现。2010年3月,温哥华冬奥会结束半个多月,该年度的女子冰壶世锦赛就在加拿大小城斯维夫特卡伦特举行。当时参赛的绝大多数外国代表队都派出了区别于奥运会代表队的另一拨儿选手,而奥运代表队队员正在进行必要的休整。但中国队因为派不出具有相当竞技水平的第二套阵容,只能派4名奥运选手参赛,结果遭遇惨败。当时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冰球部部长于天德就向记者表示,对于中国队在当届世锦赛上的糟糕表现,事先已有思想准备。毕竟,再优秀的运动员也不可能在半个月里连续征战两项世界大赛。

2010年世锦赛的失利揭示的是,中国女子冰壶项目缺乏普及、着力于精英培养的先天性硬伤。不过,中国女队在2011年世锦赛上再次夺得铜牌,很快又掩盖了危机,中国女子冰壶队的目标已经指向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奖牌,并对参加本次世锦赛定下了进入4强的任务。但等待中国女子冰壶队的却是一次大溃败——即使是2005年首次参加世锦赛时,中国女队也取得了第七名。

尽管冬运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中国女队此次战绩不佳主要与队伍的阵容调整有关,起用了年轻队员孙悦,同时原先担任一垒的周妍改打三垒,中国队还需要时间磨合。但人们已隐约从现在这支中国女子冰壶队身上,看到似曾相识的身影,历史上,中国已有多支运动队因为与女子冰壶队相似的发展经历,最终从辉煌走向衰落,如1996年夺得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如今已无法从亚洲出线年北京奥运会亚军、今年2月在冠军杯比赛上排名垫底的中国女曲等。

2008年以来,中国女子冰壶队在国内声名鹊起,但女子冰壶在中国作为一个普及度极低的冷门项目,并未随着国家队战绩的迅速提高而有所改变。今年1月的全国冬运会上,尽管有9支队伍参加女子冰壶比赛,但其中除了两支是由冰壶“发烧友”组成的业余队之外,其他7支参赛队名义上代表着哈尔滨、乌鲁木齐、宁波等多个地方,实际上队员全部来自哈尔滨。冬运中心冰球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中国女子冰壶队刚刚组建的2004年前后,全国女子冰壶专业队、半专业队只有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的10支左右。8年以来,即使受到国家队战绩优异的刺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冰壶专业队、半专业队也只是增加到十三四支,以一支队伍4名队员计算,全国也就只有这几十名冰壶运动员而已。

依靠地方设立专业队的模式推动一个运动项目的发展,即使刺激的力度再大,其社会普及的效果也十分有限。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孟伟向记者介绍了中国女子手球的发展经历,中国女子手球队曾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夺得过奖牌。发展最好的时候,全国也就是十几支队伍。中国女足、女曲等运动项目的发展经历都有类似的地方,那就是从未真正从专业队的小圈子,跳到社会的大空间中去寻求发展。

“一个冷门运动项目要想走普及的道路,首先要有社会关注度,否则,谁知道你这个项目,又怎么会开展你这个项目呢?”孟伟如此解释冷门运动项目必须首先抓成绩的根本原因,“此外,大赛成绩也是体育主管部门对运动队考核的最主要指标,国家队有奥运战略,地方队有全运战略。”完不成大赛的成绩任务,教练就会“下课”,而体育主管部门的官员也无法向上级部门交待。

奥运战略、全运战略指挥着从国家到地方对一个运动项目发展的整体规划和行动。因此,当去年9月中国女足未能从亚洲出线首次无缘奥运会时,面对全国舆论的一片质疑,足管中心主任韦迪总结说,女足要想成功,不能只把关注点落在一支队伍上,必须摈弃功利心,把系统打造好。不能脚疼治脚,手疼治手。

也许只有真正抛开奥运战略这样的发展重心,所谓“把系统打造好”的理想才有可能实现。

2008年以后,随着棒垒球项目已被调整出2012年和2016年奥运会,曾经夺取过奥运会银牌的中国女子垒球队,一夜间从国家体育总局重点保障的“宠儿”,沦落成非奥运项目的“弃儿”,垒球项目的发展被迫转型。

3年多过去后,意想不到的结果却出现了。当谈起目前中国垒球的发展形势时,手曲棒垒中心副主任江秀云颇为感慨:“一个运动项目要发展,金牌不是唯一的追求,奥运会也不是唯一的追求。”

江秀云介绍,由于垒球成为非奥运项目,奥运战略不复存在,“同时,过去被百分之百保证的垒球项目经费也被大幅削减。垒球走到了求生存求发展的境地,必须要给自己找到一条出路。”

2008年年底,中国垒球协会把工作重点从主抓国家队的奥运成绩转向垒球的青少年普及,当时仅有的一点儿经费被用来购买软式垒球的器材。中国垒球协会用这批器材开始在中小学校推广“软式垒球”,同时向大学推广“慢投垒球”。3年以来,全国开展“软式垒球”的中小学校从无到有,去年已达500多所,今年预计将达到1000所以上,开展“慢投垒球”的高校则达到100多所。

“垒球在青少年中普及发展,反过来对垒球项目的整体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江秀云表示,“过去几十年,我们抓垒球的奥运成绩、抓垒球的后备力量,但每年的全国青少年比赛,参赛队始终就在十几支左右。而去年的全国青少年比赛,第一次有23支队伍参加,比垒球作为奥运项目时还要多,因为软式垒球在中小学校的普及,已经开始显现对竞技水平层次的拉动作用。”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也是江秀云对垒球项目因失去奥运资格被迫转变工作思路的感触,“如果不是因为垒球从奥运项目变为非奥运项目,我们也不会被逼着摸索出一条求生存的道路。如果说中国女垒在奥运会夺得银牌是中国垒球的第一个春天,那么,现在中国垒球已经迎来第二个春天,这一次,我们还相信,垒球会从一个中国的冷门项目变为热门项目。”

北京时间23日上午,2012年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在加拿大莱斯布里奇结束了小组循环赛,中国队在最后一场比赛中以5∶6负于德国队,遭遇本次赛事的第8场失利。至此,11场小组赛战罢,中国队仅赢3场,在12支参赛队中排名倒数第二,中国队不仅未能实现进入4强的预定目标,更创造了世锦赛历史上的最差战绩。

从2005年首次参加世锦赛到现在,中国女子冰壶队的成长轨迹如同一条抛物线,从低点起步,加速向上,而后是震荡下滑。历史上,与中国女子冰壶队有过类似发展经历的中国女子运动队不在少数,因为参与人数少、群众基础差,这些运动队以其参与者在中国的稀有性而被戏称为“熊猫军团”,她们通常都有过优异的世界大赛成绩,也因此受到过社会关注,但最终又免不了走上告别神话、被打回原形的悲情之路。曾经的辉煌对于这些运动项目的长远发展而言,只是暂时的催化剂作用,并不能真正改变它在中国的冷门地位和惨淡处境。这样的故事已经太多,中国女子冰壶队的遭遇只不过是最新的一个。

2008年3月,组建不到4年的中国女子冰壶队就在世锦赛上一举获得亚军。1年后,这支队伍如愿获得世锦赛冠军。中国女子冰壶队创造了新的中国式“神话”,这让冰壶运动群众基础深厚的外国教练和运动员吃惊不小。正像曾执教过中国队的加拿大籍主教练丹尼尔所说,加拿大人根本无法相信,只有几十名冰壶运动员的中国竟然能拿到世界冠军。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作为中国军团潜在优势项目的女子冰壶队,不负众望夺得一枚铜牌,那也是中国冰壶队首次出现在奥运赛场上。

优异的大赛成绩使得冰壶项目在中国很快家喻户晓,中国女队队长王冰玉更是一时间赢得了“生女当如王冰玉”的美誉。

不过,就在中国女子冰壶队一跃成为世界强队的同时,危机已经显现。2010年3月,温哥华冬奥会结束半个多月,该年度的女子冰壶世锦赛就在加拿大小城斯维夫特卡伦特举行。当时参赛的绝大多数外国代表队都派出了区别于奥运会代表队的另一拨儿选手,而奥运代表队队员正在进行必要的休整。但中国队因为派不出具有相当竞技水平的第二套阵容,只能派4名奥运选手参赛,结果遭遇惨败。当时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冰球部部长于天德就向记者表示,对于中国队在当届世锦赛上的糟糕表现,事先已有思想准备。毕竟,再优秀的运动员也不可能在半个月里连续征战两项世界大赛。

2010年世锦赛的失利揭示的是,中国女子冰壶项目缺乏普及、着力于精英培养的先天性硬伤。不过,中国女队在2011年世锦赛上再次夺得铜牌,很快又掩盖了危机,中国女子冰壶队的目标已经指向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奖牌,并对参加本次世锦赛定下了进入4强的任务。但等待中国女子冰壶队的却是一次大溃败——即使是2005年首次参加世锦赛时,中国女队也取得了第七名。

尽管冬运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中国女队此次战绩不佳主要与队伍的阵容调整有关,起用了年轻队员孙悦,同时原先担任一垒的周妍改打三垒,中国队还需要时间磨合。但人们已隐约从现在这支中国女子冰壶队身上,看到似曾相识的身影,历史上,中国已有多支运动队因为与女子冰壶队相似的发展经历,最终从辉煌走向衰落,如1996年夺得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如今已无法从亚洲出线年北京奥运会亚军、今年2月在冠军杯比赛上排名垫底的中国女曲等。

2008年以来,中国女子冰壶队在国内声名鹊起,但女子冰壶在中国作为一个普及度极低的冷门项目,并未随着国家队战绩的迅速提高而有所改变。今年1月的全国冬运会上,尽管有9支队伍参加女子冰壶比赛,但其中除了两支是由冰壶“发烧友”组成的业余队之外,其他7支参赛队名义上代表着哈尔滨、乌鲁木齐、宁波等多个地方,实际上队员全部来自哈尔滨。冬运中心冰球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中国女子冰壶队刚刚组建的2004年前后,全国女子冰壶专业队、半专业队只有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的10支左右。8年以来,即使受到国家队战绩优异的刺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冰壶专业队、半专业队也只是增加到十三四支,以一支队伍4名队员计算,全国也就只有这几十名冰壶运动员而已。

依靠地方设立专业队的模式推动一个运动项目的发展,即使刺激的力度再大,其社会普及的效果也十分有限。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孟伟向记者介绍了中国女子手球的发展经历,中国女子手球队曾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夺得过奖牌。发展最好的时候,全国也就是十几支队伍。中国女足、女曲等运动项目的发展经历都有类似的地方,那就是从未真正从专业队的小圈子,跳到社会的大空间中去寻求发展。

“一个冷门运动项目要想走普及的道路,首先要有社会关注度,否则,谁知道你这个项目,又怎么会开展你这个项目呢?”孟伟如此解释冷门运动项目必须首先抓成绩的根本原因,“此外,大赛成绩也是体育主管部门对运动队考核的最主要指标,国家队有奥运战略,地方队有全运战略。”完不成大赛的成绩任务,教练就会“下课”,而体育主管部门的官员也无法向上级部门交待。

奥运战略、全运战略指挥着从国家到地方对一个运动项目发展的整体规划和行动。因此,当去年9月中国女足未能从亚洲出线首次无缘奥运会时,面对全国舆论的一片质疑,足管中心主任韦迪总结说,女足要想成功,不能只把关注点落在一支队伍上,必须摈弃功利心,把系统打造好。不能脚疼治脚,手疼治手。

也许只有真正抛开奥运战略这样的发展重心,所谓“把系统打造好”的理想才有可能实现。

2008年以后,随着棒垒球项目已被调整出2012年和2016年奥运会,曾经夺取过奥运会银牌的中国女子垒球队,一夜间从国家体育总局重点保障的“宠儿”,沦落成非奥运项目的“弃儿”,垒球项目的发展被迫转型。

3年多过去后,意想不到的结果却出现了。当谈起目前中国垒球的发展形势时,手曲棒垒中心副主任江秀云颇为感慨:“一个运动项目要发展,金牌不是唯一的追求,奥运会也不是唯一的追求。”

江秀云介绍,由于垒球成为非奥运项目,奥运战略不复存在,“同时,过去被百分之百保证的垒球项目经费也被大幅削减。垒球走到了求生存求发展的境地,必须要给自己找到一条出路。”

2008年年底,中国垒球协会把工作重点从主抓国家队的奥运成绩转向垒球的青少年普及,当时仅有的一点儿经费被用来购买软式垒球的器材。中国垒球协会用这批器材开始在中小学校推广“软式垒球”,同时向大学推广“慢投垒球”。3年以来,全国开展“软式垒球”的中小学校从无到有,去年已达500多所,今年预计将达到1000所以上,开展“慢投垒球”的高校则达到100多所。

“垒球在青少年中普及发展,反过来对垒球项目的整体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江秀云表示,“过去几十年,我们抓垒球的奥运成绩、抓垒球的后备力量,但每年的全国青少年比赛,参赛队始终就在十几支左右。而去年的全国青少年比赛,第一次有23支队伍参加,比垒球作为奥运项目时还要多,因为软式垒球在中小学校的普及,已经开始显现对竞技水平层次的拉动作用。”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也是江秀云对垒球项目因失去奥运资格被迫转变工作思路的感触,“如果不是因为垒球从奥运项目变为非奥运项目,我们也不会被逼着摸索出一条求生存的道路。如果说中国女垒在奥运会夺得银牌是中国垒球的第一个春天,那么,现在中国垒球已经迎来第二个春天,这一次,我们还相信,垒球会从一个中国的冷门项目变为热门项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