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也“内卷”?这些人让比赛更精彩

把比赛场地,尤其是决赛时候的场地布置得像一个舞台一样,上面要搭灯架,把个体育馆搞得像演唱会现场。

其次,队员入场的时候,为了表现出那种闪亮登场的气氛,要搭置一个场景,让运动员从灯光闪闪的拱门深处走出来,除了炫目灯光,气氛音乐之外,走出来的地方还要释放冷烟花,大大增加了场景的观赏性和紧张气氛。

刚开始的时候,运动员似乎还不太适应这种像演员出场一样的待遇,现在运动员似乎都习惯并配合着这样表演场景。

第三,在发奖的环节,也制造了很多能够在社交平台上宣传的噱头,比如要让运动员一张照片等等。

笔者认为,所有这一切的安排都是国际乒联非常投入地适应现代体育市场的需求,做出的一种有意义的改变,而且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国际乒联在WTT的赛制上也想了很多的办法,能够更加有效地宣传和推广这项运动,扩大乒乓球的影响力。

笔者了解到,本届成都世乒赛团体赛,按照国际乒联过去的设想,其小组赛阶段并不是设在成都,而是分别设在各大洲,让参赛的队伍大大的增加,创造一个世乒赛参赛协会的新纪录。让很多过去从来没有参加过世乒赛的协会,也可以参加到世乒赛的比赛流程当中。尽管因为疫情等方面的原因,这一个宏伟的设想最终没有实现,但是这样的创意还是非常有闪光点,我们期待着今后它的落地实现。

但是,乒乓球毕竟是一个竞技体育项目,只要是竞技体育,它就一定有竞技体育的规律规则。说到底,最后都是要以比赛的胜负、名次的高低来作为一个评价标准的。

笔者认为,这种标准和提高这项运动的社会影响力也并不一定完全一致。以中国队为例,一方面,选拔队员的标准一是世界排名,二是选拔赛和WTT比赛成绩来作为入选世乒赛的衡量标准,清晰明确,公正公平。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标准是十全十美的,以这样的标准选拔出来的10名队员,清一色的横拍两面反胶,弧圈球结合快攻打法。

如果说他(她)们有区别的话,是在一个大的整体框架里细部的一些差别,每个人的器材都不尽相同,但是大体上还是在同样的体系里。比如梁靖崑可能更注重反手的力量和旋转,他的器材反手那面的胶皮可能要比强调正反手均衡的马龙的反手胶皮更硬一点;孙颖莎和陈梦的情况也和梁靖崑马龙基本一致。

而在大体上,所有这些运动员的基本技术都相似,甚至有人说,他们都像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学生。

就比赛结果而言,全世界没有哪支代表队能够挑战中国队的霸主地位。其他代表队的运动员要想挑战中国队的话,只有等到明年的世锦赛单项比赛当中,看能否有所突破。

但是,面对一个整体像铜墙铁壁打法清一色的中国队,在世界范围而言,是否更有利于吸引乒乓球关注度,扩大乒乓球影响力的初衷?还是需要实践来证明。

从中国队说开去,其实世界上其他协会的运动员进入到世乒赛里的,也比较多的集中于这种流行的主流打法,也有一个打法单一雷同的问题。

观众喜欢看的是好看的乒乓球比赛,更愿意看到不同打法。既要看到最高水平的巅峰对决,又要看到这项运动带来的不同魅力。

其实,在中国乒乓球队的历史上,也涌现出了很多不同色彩的运动员,由于他们的参与和焕发光彩,使得这项运动有了更多的魅力,一时间传为佳话。当年除了直拍正胶主流打法的庄则栋、李富荣之外,也出现了张燮林这样的不同打法;除了张立、张德英这样的传统打法,又出了葛新爱这样的特殊打法;除了刘国梁、孔令辉这样的主流打法之外,又出了王皓这样不同的打法;除了马琳这样的近台改良直拍之外,又出了许昕这样的中远台弧圈球直拍。

看不同打法的运动员在竞技场上,他们的战术体系,思维套路,动作节奏,握拍方法,击球时间,都完全不一样。这样才使得乒乓球这项运动呈现出精彩纷呈的场景。完全不同技术体系运动员之间的碰撞,才能迸发出更加多彩的烟火,才能更充分的体现出这项运动的多彩智慧。也能够更多的产生话题,引发更大的关注度,促使这项运动的影响力更加广泛。

就像本次成都世乒赛团体赛,如果没有倪夏莲的不同打法,如果没有勒布伦兄弟的青春闪动,当然,没有中国队运动员最全面,最深厚,最先进打法的呈现,其关注力和影响力会打折扣。

当然,我们在为马龙、樊振东、王曼昱、孙颖莎喝彩的时候,也呼唤更多的马琳、王皓、许昕,呼唤更多的伊藤美诚、张本智和、勒布伦兄弟、法尔克、莫雷加德。

这样的“内卷”,也许能够更加有效地让这项运动赢得更多的关注,得到更多的喝彩。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若峰(曾经电影人,做过电视人,做过出版人,长期媒体人,资深业余乒乓球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